2017年4月2日 星期日

夢一路,我的丈公

夢一路,我的丈公

最近搬家翻出好多舊書,這本「夢一路」是(姑)丈公70歲時寫的個人回憶錄,找出這本書我打趣的問媽媽丈公是不是夢見了花田一路。


媽媽笑著說這是她的姑丈生前寫的自傳,在七十歲那一年寫完的,發給家族親友每人一本,好多年前拿回家讀完一次之後就一直放在書櫃也早忘了這本小書的存在,翻了翻書本很多早期的照片搭配文字介紹,活像是古代人的網誌,我想若丈公活在這個年代應該會是個很優秀的部落客啊。


花了一整晚把它讀完,圖文並茂,重新認識了一位長輩⋯ 一位日治時代的高材生,林務局的資深長官,移民美國十多年,美國加洲第一銀行的最早期成立股東之一,書讀的多文筆真的非常的好。



人生猶如一場春夢,
不管多麼綺麗的夢,總有走到盡頭的一刻。
人生的終局就像在日落西山時翻讀書冊,
總在不經意之間,天色漸漸暗了,卻仍繼續閱讀著,
直到身體略感微恙之時,始知天色已暗。
在這黑暗之中,想再繼續翻讀亦已不能,
此時書冊的每頁,已全然無所意義。








張貼留言